浙江紧急应对

据海关总署最新统计,中国国内机电产品出口今年来首次出现下滑,7月份比6月份出口金额下降近10亿美元。 原因在于,自7月1日起,欧盟《关于在电子电气设备中禁止使用某些有害物质指令》(下称:ROHS指令)正式实施。 而在此之前,国内机电产品出口一直保持约30%的年增长率。 “ROHS指令的冲击远超出一般人的想像。”浙江省经贸委技术装备与进步处副处长李京宁告诉记者,“一度沸沸扬扬的温州打火机技术贸易壁垒事件,仅牵涉700多家企业,20多亿元的产值。而ROHS指令所涉及的机电行业,产值动辄几百亿。” 为应对冲击,日前,机电出口大省浙江首次启动了103个专门应对国际技术贸易壁垒的技术攻关项目,“其中应对ROHS指令的项目约占9成”,浙江省经贸委官员告诉记者。 此外,浙江省还为这103个项目设立了2000万元专项资金,并全部由财政拨款。 机电出口骤降10亿美元 据悉,今年前7个月,浙江对欧盟出口出现近年来首次负增长,手提电动工具出口同比下降2.8%,出现近年来首次负增长;来自深圳海关的数据显示,7月份深圳口岸对欧盟出口机电产品10.7亿美元,其增速与2006年上半年的数字相比,回落了5.2个百分点。 据悉,ROHS指令所涉及的电气和电子产品包括10大类近20万种产品。李京宁介绍,ROHS指令同去年实施的WEEE指令(关于废旧电子电气设备指令)相比要严厉得多。ROHS指令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投放欧洲市场的电子电气设备(除豁免清单外)中的铅、汞、镉、六价铬、聚溴联苯和聚溴联苯醚等6种有害物质含量不得超过规定限量,一旦被查出检测不实或6种有害物质超限量,将被列入黑名单,通报全欧不得进口和销售,并会处以巨额罚款。 “被动防范,主动应对” 浙江省启动的103个项目,涉及机电、轻工、纺织等产业,主要攻关领域为关键技术研发、替代材料攻关、生产工艺创新、专用设备开发及检测手段提升等领域,如无铅封装材料、无镉无铅PVC热稳定剂的开发等。 ROHS指令规定电子电气产品所使用的材料必须符合如下要求:镉的重量百分比不得超过0.01%,其他5种有害物质不得超过0.1%。要达到这一标准,就必须找到生产电子电气产品的全新替代材料,这成为诸多企业共同面对的难题。 “我们就是首先向企业征集存在共性的技术难题,然后政府立项,组织企业、学术科研机构进行攻关。根据WTO规则,政府在产业化之前的项目上给予企业引导性的帮助是允许的。”李京宁说。 103个项目大多由一些规模、技术领先的企业承担,也有少数项目由学术科研机构承担。例如,几乎所有企业都头疼的“无铅焊接材料”项目,就由擅长该领域的浙江冶金研究院承担。 而浙江联宜电机有限公司人士告诉记者,此前,该公司刚刚完成103项中的“汽车座位调节器电机无铅焊接及减少六价铬工艺技术”,其产品已顺利通过ROHS指令的要求。 该人士告诉记者,无铅焊接和减少六价铬是国内电机企业面对的共性技术难题。焊条往往含铅量比较高,对环保有一定影响,油漆、胶水往往含有六价铬,这些都被ROHS指令禁止。 “面对国外的技术贸易壁垒,我们目前还只能做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李京宁坦陈,“我们现在的工作思路是‘被动防范,主动应对’。国外的技术标准高于我们,决定了我们目前只能对已经出现的技术壁垒问题被动防范,但我们同时提高自己企业的技术,提升自己的技术标准,目标是最终建立一个应对贸易壁垒的长效机制。” 据悉,“103项”还只是浙江省应对贸易壁垒若干举措的一个部分。其他同时进行的工作还包括建立联席会议制度,打造面向企业的信息共享平台和产品检验平台,进行原材料生产企业和产品质量推荐等。 就在几天前,金华市一家电机出口企业价值几百万美元的产品被德国海关拦下,其原因只是电机铭牌上的印刷油墨不达标。浙江省经贸委马上召集杭州的油墨厂家开会研究此事。会上当即有两个厂家表示可以迅速解决此问题,一家可以提供油墨的替代品,另一家认为这个问题不复杂,可以马上立项解决。 显然,如果缺乏政府部门的统一协调,机电企业和油墨企业很难这么快坐到一起,解决这样的问题。 更大的挑战 “今年的工作重点是应对ROHS指令,明年的重点是应对EOP指令(节能指令)。国外在不断出台新的技术标准,我们的工作思路也在随之调整。”李京宁告诉记者,“在国内企业普遍不重视节能的情况下,明年的EOP指令也将给国内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冲击。”“而农产品的贸易技术壁垒影响更为严重,目前国内农产品一家一户的生产模式距标准化生产还有很遥远的距离,在农药使用等方面很难做到规范。” 而SA8000(企业社会责任认证)更会成为国内企业难以逾越的难题。SA8000认证程序要求企业在下列领域满足一致条件:童工、强制雇佣、健康安全、集体谈判、差别待遇、惩罚措施、工作时间和报酬。SA8000的标准取自于国际工会组织协会、国际人权宣?和关于儿童权利的联合国公约。 李京宁表示:“国内出口企业大多为劳动密集型企业,其竞争力也大都由此而来。这些企业在劳动时间、工作环境方面重视程度远远不够。国内企业在未来还将持续接受更多更大的挑战。”